戏说逐鹿,刀剑如梦

心情故事
0 540
霸气十足
2018-11-14

想了许多种开头方式,思来想去还是回忆最合适,每一个玩逐鹿的人,每一个蹲在贴吧的人都是心里有一份放不下的东西,那就是情怀,就好比郭靖,张无忌,萧峰等这些耳熟能详的常年霸屏暑期各大卫视的NPC,相信他们都是我们这些“萌娃”当时的男神(PS:当然那时候还没有加藤鹰,还不知道啥叫充气娃娃,有的只有美少女战士的月棱镜威力变身),身怀绝技、美女如云是他们的标签,虽然说金庸的文笔前无古人,但其实也是我们每个追风少年心中都有那么一份英雄梦,他老人家又给我们的梦插上了翅膀!而横空出世的逐鹿恰巧给了我们这些当时的屌丝完成梦想的机会。下面开始准备开始讲述自己的英雄梦,备好纸巾(不喜勿撸)

记得逐鹿刚出的时候本屌正在上初三,那时候处于互联网游戏的远古混沌时期,像本屌这么大的“小逼崽子”刚接触电脑,是一个玩红警只会用苏俄造基洛夫才能赢,玩CS只会玩白房蹲人质室的咸鱼,通过基友介绍知道了逐鹿中原,第一次看到了可以有武林至尊,可以舞刀弄枪,可以像武侠小说里打豆升级一样模式的游戏,这不就是本屌心中的英雄梦么,这心情堪比人生第一次见A片那份激动,就这样轻描淡写,本屌开始了自己的入坑之旅。

那时候网吧还没有登录系统,连净网都没有,上网吧第一步先看自己兜里几块钱,然后去老板那里说玩多久然后交钱,那时候物价极其便宜,我的网吧当时一块钱一个小时,不过每天的早饭钱也就是一块钱,现在深度怀疑体型偏瘦都是那时候造成的,我相信许多的吧友当年也都把自己的早餐前零花钱贡献给万恶的网吧了,伤心的事不提了,谁没年轻过呢,初恋的他不懂爱情,言归正传,第一次登陆游戏时土鳖的戴着耳机被那一声狼烟起江山北望震慑高潮了,然后用非常不熟练的打字手法一个一个注册,完成后进入游戏创建角色,起名字的时候什么也不懂,当时也没什么内涵,就乱打一气字母乱飞,所以第一个ID已经无从考究了,记得是个道士,第一次进入游戏那简直了,我了个乖乖, 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食桑竹之属,反正当时课本学的那几句名言都已经不够形容了,看到旁边占着几个光腚穿泳衣的女信号,心里想这游戏简直太给力了,通过朋友简单的帮助穿上了衣服,带上了木剑,终于开始了我得仗剑天涯生活。

俗话说的好,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正以为可以开整了的时候朋友告诉我要开始抓鸡宰羊,连打带抢的凑齐了肉,赶紧去孝敬新手扛把子,这狗人话说也傲娇的一B,孝敬他他还骂我,好说歹说我是得到了我人生第一个豪华套装,正在感觉人生圆满的时候朋友怼了我一下说别特么美了,CTRL+右键看别人装备对比,我乐呵的看了下旁边一身绿,手里拿着一个泛黄的刀,纳尼!圣战套,屠龙宝刀,再看看属性,这简直就是洗头发和东莞会所的差距啊!此时此刻我那颗沉寂的心感觉突然燃了起来,酷爱学习的我联想到了马丁路德金的I have a dream !(PS:本屌当时可是年级前3的好学僧),由此我逐鹿之路的第一个小梦想粗线了,为此我舔着脸央求我43级大号的好基友给我整一套,代价是周末请他包天,那时候网吧包天5块,要知道我可是赌上了我一个星期的早饭钱啊!正当我得意的时候我的好基友马龙,又给了我一杵子,标准的大庆怼:哥特么圣战套还不全没看拿着雪红冰刃么,赶紧升级得了,就这样头一个星期马龙用他的43级“大号”带着我在石墓阵里颠龙倒凤,哦不,是呼风唤雨,血洗了各种和我们抢猪的小号,也正是这段日子为我和马龙将来的“相濡以沫”的包养情节奠定了基础,当然按小说套路讲,这都是后话。

那时候大城外是这样的

111

傲娇的新手村扛把子对话

111

话说我这基友马龙,零花钱也不比我少,可是他爱好比我广泛,泡妞,打币无所不能,不像我除了学习就是学习,也因为学习好零花钱会有突然的惊喜,所以自然我的小钱包会比他多很多,就这样没天白天天没亮就起床骗爸妈说起来吃早餐去晨读,其实就是偷摸一大早和他上一个小时网吧,晚上放学再去网吧蹲半个小时,周末自然而然的就是我主动要求保养马龙陪我网吧升级,平时上课满脑子都是我的屠龙宝刀,就这样伴随着我等级的逐渐提高,我的学习成绩越来越差,不过还好,只是相比较有些下滑,还没有引起家里太大的注意,对于老玩家都应该知道,对于咱们上学党来说升到四十级是挺不容易的,那时候满网吧基本都是逐鹿和CS,虽然很伤只有一个圣战头盔和手镯,武器拿着玄铁重剑,但是升到了四十级就有了和网吧各路道友们平起平坐的资本了,自然而然的我也就自立门户可以单独升级了,但看到旁边45级马道友在三王里面美滋滋的,虽然各种阎罗泰坦,但本屌的心理总不是滋味,直到有一天看到了一个48级穿着天尊袍的赤岭大道士跟着道友们在贵族里面打奴隶,带着麒麟边走边打悠哉悠哉的打着怪,爆金条赤炎剑什么的,看的我这个眼馋啊,因此喜新厌旧的我就又决定去练道士了,冲动的我哪知道道士升级简直就是炼狱啊,有了之前的经验,前40级在不紧不慢中渡过,可是过了40级,那可真是生不如死,每天石墓阵左下下右下下,真希望能像插卡16位小霸王一样上上下下左右左右BABA直接调级,就这样每天起早贪黑,周末包养马道友,中途还壮大了革命队伍,新近加入了吹牛逼的王道友,偷摸发育的朱道友,啥也不行的高道友,没事升级累了就一起白房红警流星蝴蝶剑,熬了一个半月多终于渡劫成功升到了48,看到身边那赤红色的大宝宝心里简直没谁了,由此我的入门篇终于结束了。

话说人都容易膨胀,更何况我们这群热血青年,既然到了48一定要去我向往的桃园之门弄一次,一拍即合,俗话说社会主义好就是集中力量办大事,众筹了5根金条和5个桂林副怀着激动的心情,我一个天尊套超级银蛇带着3个圣战套一个法神套就点进了桃园尊者,那激动的心情我后来中考都没那么紧张,之前都是见别人进来,自己就是个处男,只见过猪飞自己从没有过猪跑,进去以后五个人战战兢兢的都不敢右键跑,左键点着贴墙走,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掉队GG,虽然我是后玩游戏的,但硬件设施决定实力,有了麒麟的我成了绝对主力,所以走在了队伍的最前面,门口的蜜蜂简直就是送死,看着道友们龟缩在我后面,我这小小想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但由此也为后来的惨案埋下了伏笔。

我们这群土鳖迈着蹩脚的步伐战战兢兢的逐步推进,消灭了几个小蜜蜂以后突然发现山头上有神兽出现,这时候我们队伍里的吹牛王突然发话了:这场景我见过,你们躲开只能我来!只见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了队伍面前,犹如天神下凡般雷电火墙从天而降,不一会就把神兽击败于山上,我依稀记得他当时的语气都激动了,自然我们奉上了一阵阿谀奉承,没办法谁叫我们当时还不懂一个术语叫BUG,就这样革命队伍的信心更加壮大,步伐也开始加快,没有了左键的忐忑,不一会就到了洞口,这时出现了手拿魔锤身后张着两对翅膀的怪物,名字也够霸气,流星魔锤,一听就不是凡物,正当我犹豫不决怎么处理时,队伍的吹牛王可能膨胀过头竟然主动请缨要求出战,理由也是和刚才如出一辙,这场景我见过!他走路慢,放火一会就烧死,说完就看他轻车熟路的一个雷电,然后变戏法似的连着放了七八堆火,那身高巨尺的怪物就像玩具一般走进了火力,我们的吹牛王俨然一副大师模样,身轻如燕的穿梭在火中,那怪物也慢腾腾的跟在后面,我感觉到我们的吹牛王上次数学头一回及格都没这么激动,话说仰慕归仰慕,可是怪是不掉血啊,我们的吹牛王好像也发现到了这一点,走位也没有刚才那么稳重,话说人在做天在看,可能我们这王大哥平时吹牛太多埋下了障业,他火堆里的走位点突然刷出了一只蜜蜂,不偏不倚的挡在了他的下一个跑位点,一下子把他卡在了那里,事出突然我们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吹牛王身后的流星魔锤当头一锤,紧接着一声娇喘,喔呃~,就这样有幸的见证了惨案现场,屌丝我们条件反射的瓜分了爆出的金币,还好我有些理智,赶紧毒怪隐身用宝宝把凶手拉到了一旁,我们围在了吹牛王尸体旁,吹牛王用他颤抖的声音说:麻痹,这场景我也见过,可没想到躺在地上的是我,天妒英才啊,天妒英才啊!看着他灰色的屏幕,再看着他灰色的脸,我们众屌丝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只好目送着他不甘心的重进了游戏,还没进去就损失一名“猛将兄”,我觉得我们的战略要改变一下,但是虐子之仇不能不报,不,是兄弟被欺负了怎么能坐视不管,说什么也要灭了这丫再进去,想了想同伴身上那焦绿焦绿的装备我叹口气道:我毒这个王八犊子引到旮旯里,你俩堵旁边,我用麒麟堵在正中间,合力整死它,毕竟死了兄弟,大家也格外谨慎,对于平时毫无存在感的我大家也不敢怠慢,点点头齐声道:阔哥靠你了!头一回这么被兄弟们这么支持,我跑到桃园之门入口左边的墙角,把麒麟休息在那,然后就举起我的超级银蛇毒了那怪,我的基友也跑到麒麟两边等待着魔锤入瓮,也不知道是不是吹牛王“在天有灵”,那怪竟然慢慢悠悠按着计划路线追着我进了旮旯,就这样我们TEAM遇到的第一个大BOOS就这样屈服在我们的牢狱里面,至于打怪的过程不想回想了,我只知道打完它我按灵魂火符的F2到底手指感觉已经不是我的了,随着魔锤石化的那一刻,我们的眼珠子都快爆了,苹果,金条,青冥剑,对于我们这区土包子来说简直就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还发了财一样,分了分赃,大家没有想象的那么高兴,因为大家知道还没进去就损失了一个人,虽然不顶什么用,但是能想象的到里面是有多大的风险,这一个怪就废了我好多的雪莲,好在那时候逐鹿的外挂可以改NPC,就是只要有NPC就可以存取,我们在桃园之门的铁匠那里取了之前寄存的雪莲补充了一下就进入了贵族!

有了前车之鉴,大家进入贵族后都是让我在前面探路,然后一个一个毒过来群起攻之,什么白野猪贵族,蛇蝎贵族都被我们玩死了,打着打着就走到了下层的入口处,可是在门口站着一直大蝙蝠,好家伙,名字还很霸气,魔界蝙蝠,我们几个土包子突然感觉发家的机会又来了,哼哼,老套路找墙角,有了上次的经验这次大家有条不紊的站好了阵形等待者傻蝙蝠进入圈套,施毒,引怪一气呵成,关门放狗,正当我们美滋滋的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按套路说这怪进去了就是准备接受我们的社会主义再教育就可以了,可是哪知道我们恰恰犯了令人发指的右倾机会主义错误,高估了自己,低估的资本主义敌人,那魔界蝙蝠比我们想象的要厉害的多,我用我的社会主义小课本飙了他N多下,这怪竟然没怎么掉血,而我的武装版哈士奇竟然被它弄死了,还是一下一下怼死的,没错,就是前后前后那样怼死的!我还没缓过神来就看它舔了两下我们的朱道友和高道友,瞬间两人下线,没想到再见都来不及握手,剩下的我和马基友也不敢对峙,屁滚尿流的就想往二层爬,可是话说人要是倒霉喝凉水都塞牙,就在我们准备逃跑的时候,贵族刷新了,关键你刷什么不好还又刷了一只魔界蝙蝠和蛮荒刀卫,这可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不说结果你们也能猜到,集体脸黑,这一趟除了长见识是赔了媳妇又折兵,逐鹿的第一次探险之旅以灰头灰脸告终。话说经过了上次的桃园惊魂,我们几个小土鳖也放弃了去捡宝的念头,踏踏实实的想办法提升自己实力,当然,我们的吹牛王一直把持着优良的吹牛传统,每个星期都在向我们传达自己攒了多少的零花钱准备找谁买护身和蓝灵,然后下周习惯性打脸,这也就好解释为啥吹牛王十几岁脸就胖的跟五十多岁的村长一样,当然这是后话,那个时候村长还没有像现在这么贪。上学的日子过的飞快,一晃到了初四,马道友、吹牛王、朱道友、高道友他们的学习成绩一如既往的和自身的装备一样稳定,而我可能因为之前起点高,现在学习成绩和级数成了明显的反比,家里自然而然的开始对我进行加强版的人生监控和财产管制,俗话说的好没有不漏风的墙,大人想抓你的小尾巴你根本就没有反抗能力,某日清晨,当我美滋滋的在蚂蚱洞鸡头白脸的打蚂蚱的时候被侦探老爹抓了现形,贼平淡的说了句回去上学,晚上放学回家我心思老爹这是要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结果换来的是一顿电炮飞脚,就这样消停了一个多月没敢上网,没时间没空间没资金,我这里红旗倒了,我的道友们却是彩旗飘飘,最牛逼的就是马道友,排名全班倒数第一的他当时用肚子里仅有的一点墨水起了个现在看来肥猪流的名字叫无地自容,不对,准确的说是无地の自容,怎么样,够土了吧,可是你要知道在那个劲舞团还没出现的年代,这名字象征着女性的荷尔蒙,我得马道友就是用这么个名字傍了一个大款,叫刘备,颇有心机的他还用网费贿赂了我班的女生去和他视频语音,现在看来这不就是诈骗么,咳咳,说跑题了。。。。。话说自打认识了大哥刘备,我们的朱道友和吹牛王也跟着谄媚的当了二弟三弟,我们的马道友从雪红冰刃直接月棱镜威力变身成麒麟玉臂麻痹攻50列抓,听说了这段时间的巨变我这心痒痒的不要不要的,就这样渡过了一段时间的红色恐怖时期,我又开始偷鸡摸狗,额不,是忍辱负重的继续我的游戏大业,可是我没大款傍啊,就只能继续埋头苦干,话说皇天不负有心人,我记得那是周二的中午,我一如既往的在蚂蚱洞打怪,突然金光一闪,我看到地上爆了一个头盔,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捡了起来,你们猜猜是什么,霸王头盔!这可羡慕了身边的道友们,要知道,混沌时期的时候霸王头那可是除了幽灵头套以外的顶级流通头盔了,那高兴劲别提都开心了,以至于后来晚了十分钟到学校老师一顿喷都感觉是沁人心脾的叮嘱一般,第二天我就换了赤岭天尊袍道手凤戒一副道骨仙风,自己感觉走路都带BGM的,突然暴富,吹牛王朱道友马上开始怂恿我带他们去火龙打蛮儿

附带一张当年的发家必经之路,多少命案出自于此

中间插播一个好玩的小故事,02.03年那时候的网吧还不像现在这样,基本上五六台电脑都可以开一个,而且不用执照,基本就是小黑网吧, 但是价格比价低廉,5块钱8个小时,所以自然而然就成了我们的根据地,我们把这个网吧亲切的成为舞台(五台)-。-#。俗话说乱世出英雄,有一天我们的根据地来了一位大哥,那天朱道友和吹牛王坚守在一线,他俩的装备也比较平民,那大哥见我们的二弟三弟装备实在寒颤,而且东北人么,就喜欢装一下,他主动提出要带他俩去火龙,这两个了老哥一看天神守护蓝领大哥要主动打他们,二话不说就上车了,到了火龙那大哥烧死蛮儿贼讲究的让二弟三弟去挖,自己潇洒的去打怪,你说我这二弟三弟吧,平时什么也打不着,可是那天人品不知道就怎么的了,挖了一个列抓,挖了一个逆鳞,这人品相当于现在开新区半个月左右连爆个白骨和神剑吧,话说这大哥心里能不心疼么,原来滔滔不绝的吹牛逼也不说话了,脸色阴沉,可是碍于面子还得带,可是吧万事总有这么个万一,尤其是在条件简陋的三无网吧,断电断网什么的太正常不过了,正当那位大哥骑虎难下的时候断电黑屏了,我这2兄弟倒是习惯了,而且身上也没什么装备,可是那个大哥就不一样了,天神守护蓝领在那个混沌时期感觉比现在片刀还少,自然紧张到要死,断电之后立马骑着他的摩托飞奔到附近找网吧,结果我们无从知道,只是从那以后再也没见过那位大哥。

日子平淡却匆匆的过着,眼看着下半年就要中考了,上课总是心不在焉,不是梦想着捡一把军神刺就是当上了沙巴克城主,成绩从当年的尖子生沦为了中下等生,父母的急切前所未有,所以下半年又对我进行了残酷的人身管制,而我也竟然迸发出了人生第一次上进心,虽然脑子里总有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但每天晚上回家强制自己做题,就这样忐忑的迎接了中考,具体细节想不起来了,只记得心态就是拼死一搏,也许是我命不该绝,也许是幸运女神眷顾,大庆三十五中那年的录取分数线是548,而我不多不少打了548,就这样有惊无险的考入了魔鬼炼狱般的大庆三十五中学(没准还有我当年的校友也是吧友),我也将迎来人生非常重要的转折点。

如果和我05年时候一样考高中的大家都应该知道三十五中这个魔鬼主场有多恐怖,当时我只知道是个准省重点,而且据说比个别省重点还要好,考进去就是成功了,可哪知那只是凤毛麟角,话说我也是倒霉分到了臭名昭著的史**为主任,一盒大三五,满嘴大脏话,走路随风倒,身材如骷髅这就是我对这个人的初步印象,如果有三十五中的道友估计就知道我说的是谁,反正就是各种人身管制,找事要礼,极尽变态和残暴,每个高中年级都会“立棍”,可是唯独他教的年级,有棍就撅折,我们的年级也就成为了乖乖孩,按理说这种环境应该学习环境非常好,可是不巧的是我们的数学老师简称大老徐,他是理科重点班的班主任,而我是文科重点班的(楼主当时学习依旧还可以),也不知道是怕我们班抢了他们班的风头还是怎么样,他在我们班教数学基本上就是上课出道题,然后念答案,剩下时间就是让我们自己练习,问他题基本上就是下个找学习好的同学解决,我们做题的时候他不是整一本小说看再不就是趁机到处摸女生的手,没错,就是占女生的便宜,血气方刚的我自然而然对这种老师嗤之以鼻,学习成绩自然而然一落千丈,数学最低的时候得过8分!高考打了40分也就理所当然,具体分数记不得了,反正英语120+,语文110+,文综210+,08年的高考470就是稳稳进二表,因为数学成绩我考上了哈商大的中外合资,所以这个老师我一辈子都记得,而高中时期我没有重点说游戏就是因为上了高中以后游戏不像初中时候那么单调,五花八门,劲舞团、跑跑卡丁车还有许多的3D游戏比开始崭露头角而我要好的道友们都去了职高,变大了,喜欢的游戏也变成了打击感十足的CS,喜欢玩浩方的朋友不知道记不记得我这个ID:Kuo Ge,那时候仗着年轻反应快,Blood ,Dust2玩的自我认为还可以,而逐鹿(当时的逐鹿是现在的逐鹿1)似乎因为装备太多,游戏更新的有些不符合玩家喜好,服务器开的太多,开始走了下坡,这里有许多吧友估计都是那时候放弃了逐鹿,而我从大学到毕业工作,游戏从CS到CF(截稿前黑区枪王480)到LOL(截稿前德玛西亚白金5),一直就没有碰过逐鹿,甚至可以说是遗忘,记忆也在那段时光过的飞快,现在我总想试着回忆些什么却有想不出什么,偶尔在某个理发店听到了阿杜的离别又欣喜的好像想到了那年的一些记忆碎片,在电视里看到了只能靠化妆继续耍嫩的王心凌唱着让人神往的第一次爱的人,也许这就是青春,肆无忌惮的挥霍而却又在不经意中偷偷的想念。

插个图,那时候逐鹿开始有了任务,装备也多的看不过来

111

时间就这么在手中悄无声息的溜走,可能岁数大了喜欢怀旧,也可能五花八门的游戏玩的太多想玩些简单的,有天和朋友去网吧无意中看到了逐鹿中原,当时就有种特别强烈的感觉想去玩,就这样回家就去下载,话说的下的时候还难为了一下,竟然分成了逐鹿1和逐鹿2,我对于逐鹿的印象还处在逐鹿1阶段,于是果断了1,可是问题来了,当年的100多区没了,自己的帐号密码一点也没有印象了,没办法就下了逐鹿二,正好当时是15年1月份,十区刚开区,欣喜的点开了登录器,可是并没有熟悉的狼烟起江山北望,也没有第一次爱的人,就好像一个熟悉的老朋友不需要问候一样进入了游戏, 还是穿着清爽的小裤衩进入了游戏,轻车熟路的穿上了衣服去新手村虐兽,因为逐鹿1第一个玩的是道士,所以涛声依旧,半兽古墓、蜈蚣洞、石墓阵、左下下右下下,虽然将近十年没有玩了,可是那份感觉那份记忆还在,行车熟路升到48以为就毕业了,没想到48级重进游戏我得大土狗还是大土狗,又在游戏里死皮赖脸的私密了别的道士才知道50才能成熟期进化完全体。5倍经验可真不是开玩笑,几个小时就熬出头了,既然升级完毕自然就要开始我的大魔王回归之旅了,嘿哈嘿哈!


倒序看帖 只看楼主
回帖